酒缘

2018-02-02 19:05:52 米拓 974



图片关键词


酒  缘

 文/悠悠风


年奔九十的老父亲,依然不改一日三餐的饮酒习惯。“一顿冒酒喝,全身打哆嗦。”并且振振有词,说人活一辈子,哪个不闻酒香.听酒语.做酒事.结酒缘。细想也不无道理。从光膀赤膊的乡下汉子到珠光宝气的时髦女郎,从拄杖蹒跚的老者到香车宝马中的富少,有几人不是找各种借口青睐这魔力液体?有事喝酒,没事也喝酒,高兴喝酒,忧伤也喝酒。人生如戏,酒便是戏里的主题歌。我是父亲的棉袄,理所当然地被酒熏陶。


小时候独自在房里做作业,忍不住从父亲的酒坛中舀出一杯酒来抿。作业做好了,一杯酒也喝完了。可我却有沾酒红脸的毛病,免不了脑门心被戳得青疼,一再挨母亲嗔怪,“妹子崽仔,你又偷酒呷!变个哈宝出来啊。”


倘若哪位堂嫂生了孩子,我就三天两头去蹭甜酒。父亲埋怨母亲不管教我,说妹子囡囡到处打酒罐,面红耳赤地,冒一点规矩。我去向善饮的云哥请教,有什么办法不让脸红。嫂子说喝酒红脸的人才最有良心,我心底便踏实了。继续小打小唱地喝酒,喝了就躲开父亲。


读初二时我偏科了,数理化很少及格。恰好教代数的是爱家访的肖老师。他脚长手粗口又大,声如洪钟。肖老师初来我家,父亲生怕红薯酒拿不出手,特意从代销点打回两斤黄酒。六毛五一斤的黄酒是六都寨酒厂酿的,带着浓郁的桂花甜香,尝一口能醉透五脏六腑。那一次,肖老师的雄鱼口竟将两斤“桂花”酒吧嗒得一滴不剩。


图片关键词


第二个星期日,第三个星期日……肖老师腿脚特别勤快。并且要求父亲不再去买黄酒,同饮红薯酒。一碗盐菜,一盘花生米即成下酒菜。父亲是酒神,把肖老师当成了知已。我竟然讨厌他的陡喉咙,憎恨他来家访。我下决心将理科学好,恨不得早日赶走这个酒鬼。


五年前,听人说肖老师因饮酒过度,中风谢世。我对他的怨恨荡然无存,为少年的无知小气而愧疚。若没有他,我会越走越跛,怎么能跨进二中的门槛。


酒也是我和先生的红娘。那一年,父亲听说我的对象是司机,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一说开车是冒险的工作,二说他跟高大魁梧老成持重不沾边,是玩世不恭的胚子靠不住的梁。


三月的一个傍晚,小师傅在一位朋友的陪同下,上门来拜谒我的父母。嫂嫂和母亲忙乎一阵子,端出热腾腾的酒菜。父亲叫来大哥二哥,共进一顿看似普通的家庭晚餐。我带着侄儿避开了令人紧张的面试考场。晚上十点了,我在嫂子房里听到门前的卡车启动。车子驶进夜幕的同时,响了两声短而轻快的喇叭。


同年我们订婚结婚一气呵成。婚后他得意洋洋,逢友便炫耀自己海量,靠能喝善饮做了“尾巴姑爷”。殊不知,我也不甘示弱。


次年我就认认真真地醉了一回。先生去金石桥装运麦桔杆,我顺便去看看派出所工作的同学。同学正恋爱受挫,阿姨经常声泪俱下地和我谈起她,真不忍心她为女儿的大事憔悴着。


我俩那天喝的是五加白。白的陶瓷酒瓶子白的酒,比红薯酒烈得多。在学校我们同床,时隔两年,俩个都还是似痴似愚的模样。碰碰头就碰碰杯,给对方来一拳又仰起脖子,哭两声又笑两声。第二瓶还没喝完,先生来接我了。看见小房子一片狼籍,他大惊失色。搀扶着我刚走近车门,我就哇哇大吐。他猛拍我的后背,恨不得将肠胃翻出清洗一遍。那时候我怀有身孕,孩子就是现在能用碗量酒的女儿!


然而先生的豪饮却让我大开眼界。以前还难以想象太白先生《将进酒》中的浪漫不羁。“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先生给出了一个身临其境的诠释。


00七年,为了购买班车,我俩花了三个月时间才凑足二十八万元。付过订金,只等七月提车。六月的一天下午,他骑着掉牙的摩托车到六都寨的一位朋友家拿六千元钱。晚饭时来电话说和昔日造纸厂的几位朋友在聚餐。半夜我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只见摩托车歪了脖子,灯玻璃碎了,引擎呻吟着……英勇无比的先生说话语无伦次,“看不清.清楚,冲到山崖边.石背山岩上”。倘若落下右边的河里会是什么后果呢?我不敢想象,后半夜一直睁着眼听他的鼾声。


图片关键词


第二天发现兜里少了四千元钱倒着急了。给昨晚一起的酒友挨个打电话。“老阳,你借了我六千元钱吗?”“小戴,你看见我昨晚落钱了吗?”最后才算有了眉目,“我是小马呀,我只借了四千元,是你自己拿出来让我周转一下的。”时隔十年了,不仅四千元没回来,连他的朋友也失联了。


从那以后,我就给他立下酒规:驾车不饮,小酌随心,喜庆筵宴,不过七成。先生也礼尚往来找出我想要的答案,“喝酒红脸是体内缺乏解酒的乙醛脱氢酶,也是酒精中毒”。若是朋友相聚,偶尔携我前往。我出门很少喝酒,自知扛着一张绛红的脸晃来晃去,实属失礼又失态。看着他们一群好友壮士频频举杯,吹牛侃海脸不变色,我羡慕又嫉妒。坐在酒香洋溢的席间,心里也飘飘然。


“莫使金樽空对月”让我也寻个借口解解馋。喝了高坪.罗洪的水酒,又去尝瑶山米酒。不奢望洋酒名酒的雍容华贵,却爱恋乡下酒的侠骨柔情。


酒可醉人,情更醉心。生活里除了诗和远方,更应有酒。我不再也不敢豪饮,害着相思半醉半醒。


图片关键词

悠悠风,原名刘伟珍,隆回县七江镇人,为七江镇人大代表、隆回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在自媒体发表文章二十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