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广西名酒

2018-02-14 10:04:35 米拓 583

图片关键词

       这个能装1900吨美酒的 “天下第一酒坛”,属于南宁园区在南丹酿酒厂的监管范围。

图片关键词

       广西物资集团总经理助理、桂物储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爱琼率队到河池市南丹县丹泉酒厂慰问一线监管员。

图片关键词

覃群伟在酒洞巡库。


山是一座窖,窖是一座山。在南丹县城关镇民行北路,广西丹泉酒厂里,有一个盘桓在森林覆盖下长达3公里的天然藏酒洞。它位于广西西北、云贵高原南麓,是桂物储运集团南宁园区库外监管业务点之一。

近年来,面对旧改腾空和业务腾挪的“两腾”重点任务,储运集团南宁园区主动走出“围墙”,探索开展了一批库外监管业务。顺应企业转型发展,职工主动谋求自身转型。派驻丹泉酒厂的监管员覃群伟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自1992年进入公司以来,50岁的覃群伟先后经历了仓库保管员、调度员等岗位。伴随着旧改腾空和业务腾挪,覃群伟主动“请缨”,竞聘转岗,实现从仓库保管员到库外监管员的角色转换,成为库外监管第一人。

“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这是覃群伟主动转岗的初心。2013年,覃群伟赴钦州大寺镇监管一批钛矿业务,负责库区收发货。库外监管要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库区的钛粉大多堆放在露天的场地上,空气中经常弥漫漂浮的尘粒,下雨时地面上还流淌着大片黄色的硫磺水。

“钛矿监管是动态的,收货、发货往往是最忙的时候。有一天凌晨,一百多辆货车集中进库,一辆接着一辆卸货。我们需要通宵达旦,两天两夜才忙完。”在艰苦的环境中,覃群伟没有放弃,一干就是两年多,最长时间驻扎库区3个月没有回家。

经过两年的异地磨炼,2015年,根据公司安排,覃群伟从钦州大寺镇转战离南宁300多公里南丹县丹泉酒厂开展原酱酒监管业务。到新的监管点,覃群伟刚开始也不适应——住的地方是酒厂的一栋已经被遗弃的生产车间,冬日的寒风从四面八方灌进楼中,房间的铁皮门被风拍打得呼呼作响。房间里仅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空气中发酵的酒味挥之不去,充斥着工作和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为了公司的转型发展,再困难也要坚持下去。”覃群伟始终坚定初心。

 

每一个细节都有责任

在酒洞中,每天都能看到一个穿梭其中的身影。他挂着工作牌,拿着手电筒和标签,一步一步,走走停停地徘徊在酒洞,用特殊的“听诊器”为每一缸酒“望闻问切”。

这个特殊的“听诊器”就是覃群伟的耳、目、鼻。他每走到一处,视觉和嗅觉同时派上用场。“我要对酒缸的外体是否完好进行检查,确保酒缸是密封的、没有渗漏和破损。”覃群伟说,“先是观察酒缸的封条有没有破损,然后用手敲一敲酒缸。如果有酒,就会发出‘嘭嘭嘭’的声音;如果里面是空的,声音就会变得清脆。”经过一段时间摸索,覃群伟慢慢“敲”出了经验。

在旁人看来,周而复始的监管巡库枯燥无趣,没有必要这么认真。覃群伟却不这么认为,他始终把“不相信任何人,不相信任何承诺”作为监管工作的信条。他关注洞里的每一滴水、每一颗石子。

“别忽略了洞里的石头,砸下来很可能对缸体造成影响。千里之堤往往溃于蚁穴,每一个细节都要留意。”覃群伟说。经过不断学习,覃群伟从原来不会用电脑,转变成为会拍照、会上传图片、会做表格的“业务达人”。

南宁园区的质押监管业务涉及10个酒洞、18条酒廊、5819缸原酱酒、共7703.5吨,监管价值达1.2亿元。为了确保质物万无一失,覃群伟每天共巡库3次,步行10.5公里,拍摄工作照144张。由于工作表现出色,覃群伟被推荐评为集团2015年度“优秀员工”。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库外监管工作是如同一场“接力赛”,覃群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为了更明晰地做好库外监管,南宁园区对监管范围内的5819缸酒进行标准化管理。

“第一次在酒缸上贴了不干胶,由于酒洞潮湿,标识很快就脱落了。第二次采取过塑标识的方式,用铁丝穿好后挂在每一缸酒上。打前线的监管员在一线盘点,后勤的同事在单位制作,两轮工作一共制作了1万多张标识。大家团结一致,共同攻克了困难。”南宁园区业务负责人介绍。“自从监管员进驻酒洞后,酒洞里的每一缸酒的位置、年份都一目了然。”标准化的质押监管服务赢得客户的认可,树立了南宁储运的良好品牌和信誉。

“家人很支持我的工作。”覃群伟说,“我和另外一位同事每半个月轮班一次,还是能‘常回家看看’。”南宁园区对外派监管员实行人性化科学管理,每15天对监管人员进行轮换,每半年换一批新人进驻监管点。

南丹县丹泉酒厂仅仅是南宁园区的其中一个监管点,其他监管点均分布在南宁市周边,监管的质物涵盖电线电缆、酒、原木、润滑油等。截至2017年,南宁园区共派出监管员30人,监管业务实现收入约125万元,利润约80万元,利润占南宁园区年度经营利润的28%。旧改之后,业务不但没有中断,而且在困境中创新了业态,创造了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