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酒窖天宝洞将迎来这位重磅嘉宾!

2018-05-23 21:14:19 米拓 561

揭 秘


明日

和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一起

探秘天宝洞的神秘重磅大咖


·

·

·


「百优电视节目主持人奖」获得者

「金鹰奖最佳主持人奖」获得者

江苏卫视著名主持人

『非诚勿扰』节目「掌门人」

「国民月老」


·

·

·

孟 非


图片关键词


 5月24日 

著名主持人孟非

将走进世界最大的天然酒库——

位于四川古蔺二郎镇的「天宝洞」

一睹中华酒坛兵马俑的神秘洞藏

对话东道主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

解密洞中玄机的同时

两位焦点人物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人民网 | 凤凰新闻 

腾讯新闻 | 新浪新闻 | 封面直播

将同步直播


直播地址

详情见明日郎酒集团官方微信




关于天宝洞

我们已经说了很多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要说

因为,这里似乎就是上帝的酒窖

因为,「得天独厚」这个词

原来就是为这里准备的!


“储存在这里的酒有生命”

——刘立云『赤脚的水,赤脚的郎』


图片关键词

▲刘立云


那是一个巨大的天生的喀斯特地貌溶洞,高大深邃,势若虎踞龙盘。走进去,一步一悬疑,一步一惊叹。当我的目光渐渐适应昏黄灯光下的幽暗,成千上万瓮酒寂静无声地浮出来。这些用当地的泥土烧制的酒瓮,膀大腰圆,威风凛凛,气宇轩昂,头上泥盔般顶着一只圆形瓦盖,瓦盖下千篇一律地压着一块暗色红布。


它们排列整齐,大小有致,小的装300斤,大的装1000斤陶瓷酒坛,正沉入令人惊恐的冥想之中。因为储存的时日已达十几年,或几十年,瓮的周身长出一层柔柔的毛茸茸的东西。


我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立刻被弹了回来。不是经年飘落的尘埃,也不阴冷和湿滑,是我触到了一层用羊绒和玉片编织的盔甲。我害怕它们突然发出一声怒吼,一声断喝。


有人说它们像秦朝墓坑里的兵马俑,这我万万不赞同。兵马俑有呼吸、有血液流淌吗?没有。兵马俑是雕塑的泥土,是用火焰烧过的泥土,没有生命了,连塑成它们的泥土也没有生命了,但储存在这里的酒有生命,它们不仅有呼吸,有血液流淌,而且还在生长,在聚集,在养精蓄锐,卧薪尝胆,就像天空在聚集沉雷和闪电。


要我说,它们更像一支军队,一支每个心脏都在嘭嘭跳动的正在待命的军队,一个由无数赤脚儿郎组成的庞大兵团。或者说,它们是酒中的黄埔军校,西点军校,酒中的虎贲之旅。这时,你再看那些大瓮和小瓮,看见的,分明是经过锤炼的大将军和二将军。


它们集合在此,是继续来淬火,来开刃,来锻造和提升的。如果你有一只军人的耳朵,在整肃的寂静中,听得见吹角连营,马蹄声脆,听得见它们在未来的战场发出的惊天动地的杀伐声。



我们怕惊动了酒神

她正在打盹冥思”

——魏微『闻香识小镇』


距离二郎镇不远,有一个天宝洞,在由赤水、小麦、米红粱经过两年的孕育、分娩、长成之后,“少年郎”必得在这洞里再沉睡三年,中间几经唤醒,经高人点拨、勾兑,随之它身上便有了人的、也是生命的气息。


三年间,它慢慢地会呼吸,有意识,风骨正在长成,性格低调老成,倘有神采飞扬时,那也只是展颜一笑,它浑身散发的活力和光芒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只有他自己晓得,他靠这个来寻找认同感,结交自己人。也只有这个才是最长久、可靠的:酒与人合二为一了。


三年的雪藏,使得少年郎蜕变成一个青年郎,像武侠小说里那类身怀绝技的剑客,这一天,他终于走下山来,经历一番人世。他不是孤傲的、仰天长啸的剑客,而是大方的、稳重的、敢承担、不推诿的剑客,眉目秀雅,顾盼有神,他轻易不出手,一出手便风华绝代,艳惊四座。慢慢地,江湖间到处都有他的传说,——世人只知道他的传说,却不知在这传说背后,郎酒是怎样长成的,是由这小镇的水和粮食,以及水和粮食养育的人,经过五年繁复的化合,换言之,流入我们口舌间的每一滴郎酒都是五年前起酿的,散发的是五年前的沉香。


这便是白酒和时间的关系,在这个速食的时代,它不是和时间比快,它比的是慢。而郎酒较之其它白酒,更有一个显著特点,它的慢是在山洞里完成的,孤独,寂寞,不见天日,是人迹罕至的一千个日夜,是绵长幽暗的等待,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只是呼吸、思虑、发酵,然后完成了它自己。


图片关键词

呼吸、思虑、发酵中的美酒


作为名副其实的“窖藏”、“洞藏”美酒的纳身之地,天宝洞我们前面说过,是在离小镇四五公里的一座山上,山不高,有洞则灵,而对于郎酒而言,天宝洞何尝不是上天的一次显灵或神赐,这里冬暖夏凉,恒温20度,恒湿80度,正是储酒的最佳去处。


待进入洞内,细察之下,确知是造化的大手笔,造化欲弄酒,便先弄出一条赤水河,再弄出这天宝洞,它把大笔随意一挥,洞顶便洇出那明显的“龙脊”,前后有头尾、身形、须目、神情,惟妙惟肖如同活物,恰似郎酒的保护神;它再点点染染,偌大的洞壁便生出酒苔,湿漉漉的,先有酒的气味,先营造了一种氛围。总之,一切都布派好了,只等郎酒入席。


而那郎酒,果然是仪态万方的,一排排,一列列,陶制酒坛万余只,岂知美酒几万吨?我们一路走过去,小心翼翼的,生怕惊动了什么,——我们会惊动什么呢?生态?酒苔?而郎酒正在生成,我们也怕惊动了酒神,她正在打盹冥思。




“他们都沉静如入定的老僧”


——『去郎酒厂』雷平阳


图片关键词

▲雷平阳


洞是天工,是靠近地心处的一具胸腔,那些长满酒苔的坛子仿佛来自大地某一根古老而又隐秘的血管,有光或无光,有人或无人,他们都沉静如入定的老僧,尽管肺腑里全是酒,火焰,可以食用的宗教。


其中一坛被打开,四十年的郎酒,它是一个深渊,是无底洞的底。李琦饮下一杯,泪水盈眶,她说她是替她爸爸喝的。我饮两杯,感觉是在与薛涛谈恋爱,蚀骨的人鬼恋。




“每个坛子里都装着我肉眼看不见的我自己的魂,

抑或一个个美人的魂。” 


——『又去郎酒厂』雷平阳


有人问过我,在郎酒厂,除了醉,你最想干什么?我说我想每天都在天宝洞的酒坛群里散步,是的,每天一次。


近两年来,中国的极品白酒市场不景气,郎酒自然而然深受影响,令我动容的是,天宝洞里的这一坛坛浑身长了酒苔的郎酒,它们似乎一点也没有听见人间的风雨声,一如既往的沉静,自顾自的老去,没有半点想降低身段的意思,也没动丝毫想取悦人们的念头,洞里春秋,坛中日月,醒着,却又像睡着了。


图片关键词

▲洞里春秋,坛中日月


在它们中间散步,该是怎样的一份美差?记得早年读过波斯的一首古歌,大意是,即使在沙漠上行走,每迈出一步都请你下脚时轻一点,因为每一寸土地下都有可能埋着美人。


在这些盛满美酒的坛子中间走,我想我同样会小心翼翼,因为在我看来,每个酒坛子里都装着我肉眼看不见的我自己的魂,抑或一个个美人的魂。




“这简直就是上帝的酒窖” 


——『沉香二郎镇』李琦


图片关键词

▲李琦


去郎酒免不了要朝拜天宝洞。迈进天宝洞那一刻,砰然心动。“得天独厚”这个词,原来就是为这里准备的!


好水酿出了好酒,已然是可遇而不可求,偏偏锦上还要添花。造物主之慷慨大度,明摆着属于偏心!就在这造出郎酒的地方,大自然好像无意地,留出了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这简直就是上帝的酒窖。美酒酿成,进入纯自然的天宝洞,随着日出月落,洞藏、老化、生香。千年气息在这里收拢、过滤、萦绕、飘散,于是获得鬼斧神工的酱香,这大自然的加持,成为郎酒无可复制的神来之笔。


图片关键词

▲积攒着内力和风骨的修行者们


这多像一个独立的省份或者王国,只不过居民是一些不走动不言语的酒坛。一眼望去,那酒坛的阵势让人震撼。它们容貌敦厚,其笃定静默,却是做大事情的样子。纸醉金迷,荣华富贵,这些词和这些朴拙的酒坛一比是多么轻啊。它们经年累月地站在这里,在氤氲的雾气中,以持重之态度过洞中岁月。就像一群修行者,一点一点,经历沧桑,积攒着内力和风骨。


外面的世界,或喧嚣热闹,或花里胡哨,与这里无关。


图片关键词


“就让他和他的诗歌在洞里一起封存五十年吧” 


——『二郎镇日记』傅天琳


一群诗人就在此时来到天宝洞。见到酒的千军万马,其中一个张口结舌,痴呆呆傻呆呆,她只会说一句:这么多坛子,这么多这么多坛子啊!站在结满酒菌酒苔的坛子中间,又一个诗人说,他不想走了,就让他和他的诗歌在洞里一起封存五十年吧!我想如果真的可以这样,说不定就会封存出一个诺奖来。


图片关键词

▲天宝洞中恰似千军万马的酒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