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酒坛密封方法和酒坛防伪标记

2018-07-21 10:51:29 bdf518 0

  上一期给大家讲了中国黄酒的发展历程,及其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重要作用,并略微跟大家提到酒票这个神奇的东西。这一期我们将详细跟大家聊一下酒票的故事。

    周叔弢先生是被大家所熟知的中国近代大藏书家,但在生活中,他其实是个颇有生活情趣的人。几十年间,凡在宴会上喝了黄酒,必把酒票保存下来,有时还附上一纸,写下他的感想。久而久之,酒票竟积存了105张,他本人附于酒票的题字也有14张。

    过去装黄酒的坛子约70公分高,上粗下细。坛口约15公分直径。装好酒后,用泥封口。酒坛子侧面印有酒庄字号和印记。坛子顶部封泥名为“泥头”,泥头上也有酒庄字号,并有造酒年号。酒票则是在纸上印有酒庄字号、地点、主人名姓、分号地点等情况,并用木戳盖印上造酒年号。封酒坛时,把酒票叠小,放置坛口处,再用泥封口。可说是一种老式的防伪措施。只有在开坛后才能拿到酒票,可证其造酒作坊字号名称、造酒年代。

    这105张酒票应该包含了绍兴黄酒制作历史方面丰富的信息。我虽然不了解绍兴黄酒制造的历史,只是略略翻阅一下这些酒票。首先,里面大部分酒票都写到造酒运售京都和闽广的情况,也印证了唐鲁孙先生的言语。

    另外,这些酒票中最早的是道光二十三年,也就是1843年的酒和道光二十八年,而在这1848的年的酒旁,叔弢先生写到:癸酉五月,颂臣约饮道光戊甲酒于李园,色淡如茶,味清于水,余携景良去,时年六岁。酒庄名万昌永,主人为曾子范。

    在全部的酒票中,章东明酒票占的比例在一半以上。如这张写有:“同治时年辛未,本号系浙绍山阴县阮社村章东明坊,重加工本,自造绍酒,南北驰名,已历有六十余年。咸丰十年间在天津北门外侯家后开设全城明记利川字号绍酒局,并带运南来一切杂货。今于同治八年在上海大东门外洪升码头中间开张章东明真利川绍酒栈。”这说明它不但运销南北,而且在运输去往京都和闽广的重要水路码头天津和上海开设了运转、销售的酒店。应该是销量很大才有这个必要吧。

    在共计59张章东明酒票中,时间跨度比较大,酒票上的版面形态也亦有不同。有并列两围框,而文字却连连贯跨框界而行。其他多数是单一一个围框。早期多数是木版雕印,后期改为铅印。文字大同小异。木版雕印的酒票,即使同一样式、同样的文字,有时也似乎不是出于同一雕版的。毕竟每块雕版可印刷的次数是有限的。铅印的酒票,甚至有版式、文字都相同而小围框的花纹却不同的情况。

    绍兴黄酒的生产,都是手工业作坊,家族企业。几代之后,各房子弟都用同一字号,难免产生矛盾。如这张票所云:“奈本号各家分造者多碱砆,美璞辨别甚难。”还有这张票说:“向来四房分造。今因子孙良莠不齐,将此照牌租卖异性。”这种情况,在田姓德润徽记票中有充分的反映。这些票在正文中开头都写:“本号向在浙绍山阴佳制德润徽(或德润号)倬云显路酒。”等文字。再加上有倬云显记印章。看来德润徽和倬云显都是他们全族公用的老字号。至于两者关系则不得而知了。票的上端横列大字,有四家用本房的专用名号。

    新中国成立以后,私人酒庄没有了。有了国营的酿酒酒企业。产品标准化,于是有了加饭酒、善酿酒等标准品牌。但是再也没有了像以前那样,每一坛酒的色、香、味都各有不同的情况了。现在随手翻阅这本藏酒票,看到景良叔对父亲的追忆,也让我回忆起了往事。

    1950年我搬到天津,我在天津是从小学一年级上到四年级。每个星期天都到天津桂林路弢翁爷爷的住宅去吃饭。我记得那个厨师姓汪,他做得水晶虾球我从来没有在任何饭店里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晶虾球。当时弢翁在桂林路的住宅是三层楼,吃饭时在一楼。吃饭的对面就是弢翁的会客室和他藏书的地方。上二楼正对的屋子就是整个家里人公用的会客室,旁边是三伯住的地方,每次吃完饭就去三伯的屋子里,听三姑夫,也就是诗人穆旦讲济公传,那一屋子都是小孩。小孩听济公传的时候鸦雀无声,在我的记忆中,济公传对当时的我们来说,别提有多好看了。可是等我长大了以后,我翻出济公传来一看,也没觉得有多好看。所以这个就是一种文化的熏陶吧,这也是我觉得世家生活中最值得我怀念的地方。

    究竟这些记载着岁月痕迹的藏酒票真容究竟如何呢?而百年前的老酒到底是如何封坛呢?请点击上方视频一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