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酒瓶背后的故事

2018-07-24 14:45:14 米拓 664

    由吴桥酒章文创园、河北民间收藏协会联合举办的全国酒瓶交流会将在金秋九月盛大开启。届时,由吴桥酒章文创园推出的“鬼手酒”、“杂技之香酒”、“杂技之都酒”、“马戏王子酒”四款造型各异的杂技主题酒,将引起人们的好奇和关注。今天,我们再聊聊其中的“鬼手酒”酒瓶背后的故事。

图片关键词

    我曾经看过一段有关缩骨功的视频。那是2011年,人称中国魔术“第一快手”的吴桥人王保合表演缩骨术。运功后,王保合一个大人能穿两三岁孩子的衣服,衣服里还能塞进四个啤酒瓶。

图片关键词

主持人震惊之余对王保合进行了采访,王保合介绍,缩骨术要用内力将各个关节错位,也就是脱臼,从而缩小身体。王保合说这项功夫太伤身,练完后要恢复十天半月的才行。老人坦言,目前,缩骨功面临失传,主要是练得过程异常艰苦,老人怕传人受不了苦。其实,也有人曾经打听过能不能拜师,听了大概过程果断打消了念头。

缩骨功也叫“卸索”,是王保合的家传功夫,当年吴桥的“卸索大王”王玉林,正是他的一个本家爷爷。王保合从小耳濡目染,渐渐练就了这门技艺。

为了练成卸索,父亲把他身上的关节一个一个掰开,再一个一个复原,反复四五次,疼得眼泪都要流下来。父亲边做边骂他没出息,连这些苦都吃不了,以后怎么生活。的确,王保合三岁丧母,家里没地,只能靠卖艺求生,如果没有这样的绝活傍身,吃饭真就成了问题。

图片关键词

学成了手艺,父亲领着王保合画锅撂地闯码头,在北京天桥打场子,王保合边敲锣边唱“锣歌”:“铜锣一响四方排,四面八方请客来,请得客来我把戏法变,客要少来用铜锣筛”,唱罢道白:“好来,人来得不多,可也不算少啦;时候不晚,可也不算早啦;咱们把锣放下,给大家演一套……”

表演的目的是为了要钱,这要有套本事,要头把钱还不算难,最难的是要二把钱,行话管要钱叫作“挖点“,也叫“下肯”。头把钱叫“头道肯”,二把钱叫“二道肯”,如果二道钱还没要齐钱的话,那么就用到王保合的“卸索”了。瘦弱的王保合一度被称作“赖猫儿”,表演时被绳子绑着勒出红印,那份痛苦溢于言表。他冲着大伙连连作揖,哀求道:“我们父子俩辛苦了一阵子,没别的,请各位爷赏碗饭吃,有带着钱的您帮个钱忙,没带钱的帮个人忙,请站脚助威,您可千万别走,我都谢啦!”

图片关键词

如果还没有凑齐3块钱,父亲就给王保合翻膀子。王保合双手倒背握着一根横棍儿,从身后往上翻。在众目睽睽下,大人手拿鞭子立在一旁,看到小孩不想翻,就用鞭子抽打,硬是把横棍从小孩儿身后翻到身前,翻到两只胳膊走了形,脸上发紫冒冷汗,催得那些心善面软的人们赶紧掏钱,让小孩少遭受点痛苦。

图片关键词

 靠杂技讨生活的王保合,经历了这解放前的黑暗。那时流行的杂技节目,可以说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在当时,统治者寻欢作乐,把杂技当做消遣,把艺人视作玩物。艺人们被迫从事凶险残酷的表演。畸形的社会刺激着畸形的节目产生,杂技中的“苦刑术”悲情上演。为了招揽观众,除了表演古已有之的“吞刀”、“大卸八块”之外,还出现了“喝锡汁”、“玻璃渣上跳舞”“睡钉板”、“生吞五毒”等等。表演这些节目的艺人要忍受极大的痛苦,甚至常常被夺去生命,这当然谈不上艺术。那只是谋生的手段,以残忍的手法撩拨人们的恻隐之心。但也正是他们在黑白人生路上,在捆绑中全力挣扎和坚持,继承、发扬了我们的杂技文化。

图片关键词

庆幸的是,解放后,杂技艺人们也彻底“卸了索”。王保合拾起“三仙归洞”绝艺,走进鬼手居,成为一代杂技名师。他很少再练缩骨功,甚至很少提起这个话题。那么,就让这个索永远卸去,只留轻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