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蒸酒

2018-02-09 17:17:17 bdf518 0

蒸  酒

“大雪”节气还没到,母亲就开始张罗“蒸酒”过年的事。

生产队砻糯谷的人很多,要以口头“接龙”的方式排队,母亲早早就去排了队,便着手准备糯谷。当时我们家只有母亲一个劳动力,挣到的工分不多,能分配到的糯谷也就很少。母亲就会以粘谷换糯谷或以钱交换的方式,去跟挣工分多的人家再换取多了一些。

排到了砻谷的日子,母亲挑着两大箩的糯谷到生产队砻谷去了。

糯谷砻成了糯米,母亲先是把家里装井水用的水缸洗干净再晾干,接着把砻好的糯米拿一部分蒸成了米饭。糯米饭蒸煮后,母亲将饭在粉筛上摊开,上面撒上恰到好处的发酵“酒饼”,为了酒的颜色好看,母亲会在糯米上再加上少量的红曲米。糯米饭混合均匀后,母亲将饭倒入酒缸中,中间挖出一个“酒心”小洞,米饭的上面再倒上二、三小杯烧酒,母亲说烧酒是要引“娘”出来的,这些工序都做完后,母亲将一张干净的棉被把水缸严严实实的捂住。

过了一个多星期,母亲拿了一只干净的小杯,轻轻地揭开棉被,然后小心翼翼从“酒心”里舀出一小杯刚刚出“娘”的酒,放在口里细细品尝,我站在母亲旁边,见到母亲脸上露出了笑容,还会心地说“焖甜!焖甜!焖甜!”,接着顺手就将小杯里剩余的酒倒进了我的小嘴。母亲担心酒会走风,让她前期的付出全功尽弃,这次更加小心翼翼把棉被紧紧捂实,检查几遍后才放了心。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月,当母亲再次揭开棉被时,酒坛子里的酒已出了大半缸,酒香扑鼻。母亲又舀出一小杯咩在嘴里,得意地说:“可以炙酒了!”

炙酒之前,母亲先将酒“娘”和酒糟过滤分开,然后将“酒娘”浇开煮沸,放凉后再将“酒娘”分别倒入几个小酒瓮里,再用小瓮盖密封严实。

生产队里有十几户人家在炙酒,母亲便带上稻草、谷壳,用箩筐挑着几个盛满酒的小酒瓮也去凑热闹,把自家的小酒瓮跟其他人家的酒瓮放在一起,点燃上燃料,一帮妇女,一边炙酒,一边聊起酒经,大家七嘴八舌,叽叽喳喳,似有“蒸酒论英雄”之味道。

在旁人的眼里,整个炙酒场面热火朝天,喜气洋洋,就像是一幅欢庆胜利的美丽画卷。

临近春节,母亲将炙好的酒会再分成若干个塑料桶,一部分用来馈赠父亲的一些朋友、单位的同事和家里的亲戚,留下一部分用来招待过年来家串门的客人。

当父亲的朋友、同事托父亲传话给母亲,说母亲蒸的酒好甜,明年还要;或者亲戚、客人说酒好喝时,母亲不但很高兴,而且事后还不断地在我们面前重述,谁谁谁说她蒸的酒好甜、好喝。

在母亲看来,别人喜欢喝她的酒,就是对她最高的奖励!

时至今日,耄耋之年的老母亲仍会经常在我们面前炫耀:“我过年蒸的酒,年年都是甜的!”


购买酒坛请联系18280709575 曹经理 你可以查看公司的陶瓷酒坛产品和发酵缸产品https://www.jiaomin6.com/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