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醇米酒香

2018-05-07 12:43:05 米拓 170



我的家乡在南方的一个小城,那里远离喧嚣,接近自然。有成片的山林,清澈的溪流,燕子在屋檐下做窝,鸡鸭在地上觅食。那儿有我童年的回忆。


大舅是一个酿酒师。地道的农民模样,杂乱的短发,黝黑的脸,刀刻般的皱纹,叼根烟,对回老家的我们笑意盈盈地说:“回家啦。”宽厚而粗糙的手掌接过我们的大包小包,迈着稳健的步伐提进屋。小时候的我喜欢黏着他,最喜欢看他酿酒。


大舅酿的是醇香的米酒。酒窖里,大舅用废旧的荷叶包住蒸笼的边缘,然后从锅上取下,放到灶台边。他揭开蒸笼盖,糯米的香裹在蒸汽的白雾里,在昏黄的灯下沸腾起舞。蒸熟后,掀开——“嘭”,热气一下子蹦了出来,攀上酒窖的屋顶。

图片关键词


这时候我就坐在柴火堆上,鼓起腮帮子拼命地吹散热气。


大舅在空地上铺起一大张油纸,拖着沙哑的嗓子吆喝着:“起锅喽,快来帮忙!”这是一场全家老少都要出动的仪式。有的拿一个竹盆,在蒸器下接。大舅拿着大铲子,从跟我一样高的蒸器里铲一铲米饭,放在竹盆里。他们就轮流把米运到空地,倒在油纸上。我有时也拿个竹盆帮忙,但毕竟年龄还小,大舅只铲了一点儿米给我,但我仍很高兴,“吭哧吭哧”地搬得很起劲。而剩下的人就拿一把船桨似的木铲,把米在油纸上均匀地铺开来,进行散热。这时候我就拿个小勺子,蹲在油纸边舀米吃,好像这样更有胃口。


现在回想起来,那米糯糯的,放到嘴中入口即化,缓缓流进喉中,满腹欲说还休的甜丝丝清凉凉,全是惬意与舒畅。

图片关键词


待米饭冷却后,大舅从一个土罐子里拿出一袋用牛皮纸包了好几层的东西,然后把牛皮纸里的黄色粉末撒到了米上,开始用手缓慢地揉搓起来。我看着糯米在他手下,不禁咽了咽口水。听说那些粉末叫酒曲,是酿酒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种原料。我听到他们在糯米里歇斯底里地吼叫着,直到炒得糯米已经精神振奋了,我才发现,大舅已经把他们都装到酒坛子里,酒坛密封了起来。


再打开酒缸时,已过半月,酒缸里的米和酒曲已经发酵好了。把它们倒入蒸器,添上柴火,蒸上半天,醇香四溢的酒便从管子里流出来。我贪婪地嗅着酒香,那股浓浓的香气晃晃悠悠地,将整个村子都笼罩在里面。

图片关键词


大舅酿的酒,方圆百里的人都喜欢喝。但他每次都会留一些,等我们回来,煮一锅牛肉汤,配着酒,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到深夜。这些日子里烧酒起锅装料的声音,酒后人们兴奋的声音,父辈们独坐炕桌前细品佳酿筹家划道的情景,以及伙伴们趁着月色忘记了严寒的欢乐之声,夹杂在酒糟散发出的香醇的酒气之中,充满了整个村庄,弥漫在每一个角落。


虽然现在,升入初中的我课程日益繁重,少有机会回老家,也少有机会再参与到酿酒中去了。但我很庆幸,我的童年还留着那醇醇的米酒香气,弥漫在鼻腔里,娓娓品味我的童年。

购买酒坛请联系18280709575 曹经理 你可以查看公司的陶瓷酒坛产品和发酵缸产品https://www.jiaomin6.com/pro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