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灾厄之年”的启示

2018-02-20 21:10:25 米拓 747

    你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北半球的酒农已经完成了孤寂的冬季剪枝工作。很快,水分和营养会从葡萄根爬上枝头,剪枝后的断口会涌出汁液,新的生长季即将开始。


谁知道2018年又有哪些灾难在等着我们呢?




图片关键词

2017年确实是根瘤蚜灾害以来,葡萄酒世界经历过最灾难性的一年了,所以原谅我悲观的用词吧。为了迎接同样——甚至更糟的一年,未雨绸缪必不可少。


2017年,凶蛮无礼的4月霜冻,随机出现横扫一切的冰雹,再加上炙烤的夏季,令法国和意大利艰难地采下了50年以来最小的收成,西班牙也好不到哪里去——要知道,全世界一半的葡萄酒都产自这三个国家。


就在2016年,智利和阿根廷刚刚经历了大幅减产。2017年初,智利最古老的葡萄园遭遇野火,南非的一些葡萄园也受了火灾。到了6月,野火在葡萄牙出没,10月初则气势汹汹地在加利福尼亚酿酒业的心脏地带爆发,12月又蔓延到加州南部。2017年智利、南非和加利福尼亚大火造成的死亡人数超过了150人,逼近2009年澳大利亚维多利亚森林大火(又称“黑色星期六大火”)。


你可能觉得,这么多灾难扎堆发生不过是巧合,2017年只是个“倒霉”的年份而已。我可不大同意。


图片关键词


去年我为Decanter撰写了一篇专栏,题目为《霜冻再度席卷全球,原因究竟为何?》 。在专栏中,我提到2017年4月的霜冻,可能是海洋温度变暖造成的极地涡旋不规则现象引发的。也就是说如此严重的霜冻,在欧洲将很可能变为常态;与此同时,由于冬季气候温和,葡萄藤发芽愈来愈早——对于酒农而言,嫩芽遭遇霜冻的后果是灾难性的。


在大规模葡萄酒产区,更加干燥、炎热的夏季也正趋于常态(2016年是至今以来最炎热的一年,2017年也占据第二位或第三位)。如果未来的几十年都会持续热下去,葡萄藤会在干旱的气候下挣扎不已,过度炎热也会给植株带来相应的损伤。这意味着,酒农需要换植成熟更晚、更耐干旱的砧木;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把葡萄藤往高处移一移。


在灌木丛生的葡萄酒产地,火灾的风险如影随形——比如地中海气候区,不仅聚集了世界上大多数的酿酒葡萄园,火灾的风险也是一触即发,2017年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海洋升温,更令飓风以及其他极端气候(包括大陆性气候带的冰雹风暴)如虎添翼。2017年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发生的火灾,部分原因就在于大西洋飓风“奥菲利亚”(Ophelia)过境后的残留势力。


人类活动带来的气候变化,是灾难性天气骤增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人口压力——而不是气候变化——还带来了其他令人担忧的现状。


19世纪早期,全世界共有10亿人口,2012年全球人口突破了70亿。到本世纪末,人口有可能到达95亿的峰值。每个活着的人类,都正在以19世纪的人们不可想象的方式影响着环境。


人类活动的后果之一是,1970到2012年间,全世界58%的动物失去了生命;在欧洲, 1990年到2017年间德国75%的飞虫消失无踪。这些耸人听闻的数据让人难以置信,但它们都来自可信的科学研究。这一切都会影响到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链。


葡萄酒位于农业生产的顶端。全球最昂贵的农业用地上,大部分种植着顶尖的葡萄园,出产着世界上最为人们追逐的农业产品。每个年份采收的葡萄,只要品质、产量有那么一丁点变化,都会引来媒体一片喧哗。葡萄酒并不是生活必需品,但葡萄酒世界灾难性的2017年,已经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着手减轻人类对环境的影响。如果你是有志之士,不如现在行动起来。